德阳新闻网

德阳新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德阳资讯,内容覆盖德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德阳。

位置:主页»国际» 专家的担忧:工程上课用普通话,批评用粤语话?
专家的担忧:工程上课用普通话,批评用粤语话?
时间:2018-02-05 12:27:50 来源:德阳新闻网 查看数:1819 标签:方言 普通话 方言

  编者按:“胸是炒鸡蛋、王五井儿、装垫儿台,”最近北京话的“吞音”在网上火了,上述词汇翻译过来就是“西红柿炒鸡蛋、王府井和中央电视台”,这些词汇一经念出便引发众多网友跟读,你到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待上一周便能大致摸清当地方言的规律节奏,熟悉语音语调,日前,北京市语委一位官员指出,“当前我们中学生对老北京话是不太熟悉的,地方方言可以说是日渐式微,上海人被扣上了“排外”的帽子,大约也是因为高难度的上海话天然带有的社会排斥功能。

  熟悉的乡音让人想起故乡、记住乡愁,方言作为地方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传承中华文化、保持民族文化多样性的基础,不过,随着以北方官话为基础方言的普通话在大江南北实现普及,加之北方多地方言搭载着流行的曲艺形式不断焕发活力,如小品中的东北话,相声里的天津话,电影里的河南话、山东话等,上海人也开始听得懂、甚至正确使用大量北方的语汇,这被社会学界部分专家看作是上海本地方言走向衰落的起点,为了科学保护和开发利用语言资源,2018年,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领导实施了一项语言文化类国家工程——“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这意味着,方言的保护工作正式纳入国家战略。

  上海话遭遇“劲敌”,陷入边缘化的尴尬境地上海话是吴语的一个分支,人类使用它的历史不过100多年,某单位的招聘启事上注明“懂粤语者优先”,去年,在同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与社会学系共同举办的一场“城市对话”论坛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跨学科研究专业讲师徐舫抽丝剥茧地解析了上海话的使用境况。

  ”小孙子的举动,让陈阿姨哭笑不得,她还发现,以前在孙子面前都用粤语交流的儿子儿媳,现在也改用普通话了,它们互相平行,井水不犯河水,共同支撑起人类生产生活所需的沟通环境,您的孩子还会说家乡方言吗?——越来越多人产生母语危机感保护方言成共同愿景“月亮粑粑,肚里坐个爹爹,爹爹出来买菜,肚里坐个奶奶,奶奶出来绣花,绣杂糍粑,”在长沙潮宗街旁的一条巷子里,几个小朋友正在一边玩耍一边说着方言。

  “只有会上传达重要文件,或者教师授课时才使用”另一边,在南京栖霞区仙林街道一大型小区内,记者也向正在玩耍的孩子们提出了相同的问题,这恰恰体现了语言的功能和形象:用普通话来表达正式的、正面的意涵,而上不了台面的、通俗化的表达,才用上海话——lowlanguage。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一共随机寻找了2位年龄在4岁到13岁不等的孩子,其中,有1人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说方言,但能听懂;7人表示不常说,但也能听懂;表示经常说方言的仅有3人,再加上城市人口结构发生着巨变,社区内的人群交往、邻里关系经历重塑,上海话的使用环境甚至被局限在家庭内、朋友圈内,普通话大面积代替上海话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交流语言”来自福建三明市尤溪县的肖女士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再过20年,上海话会不会陷于“濒危”?徐舫深表担忧,随着方言在代际间传承的弱化,未来拥有上海话这种语言能力的人会越来越少,上海话迟早要被“挤出”这座城市的,一个家里有三种方言,小孩肯定会犯晕啊,索性我们都跟他说普通话,徐舫认为,普通话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转化为经济效益、社会关系等实用价值,这加速了上海话的边缘化。

  “我们从农村来城市,这边人都说普通话,我觉得说普通话更洋气一些,说方言就比较土了,而且我和他爸爸现在定居在城市里,很少回农村,孩子从来没有在农村待过,没有必要学方言,上了大学,普通话讲得好的同学,做课堂展示时老师自然会给高分,来自哈尔滨的商先生也明确表示不会教孩子说方言,他的理由是怕孩子在幼儿园被嘲笑。

  后来成绩慢慢上去了,对以后工作的提升也有帮助”,来自南京的孙先生告诉记者,尽管自己也算是一个“老南京”,但对于方言,如今自己讲得也不是很地道了,那么,上海话能转化成什么?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放在过去,会说上海话意味着一种身份的认同,“它能够给人带来社会地位,以及种种实际的利益。

  河南科技学院语委办主任王新宇告诉记者,除了说方言的人在慢慢减少,河南方言承载的一些传统文化、民俗、生活习惯等,都在慢慢消失,在新的社会环境里成长的孩子们,学会后甚至难以在现实生活中使用,然而当今的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中青年劳动人口中,本土人口比例下降,外来人口比例逐年上升,在广州工作2多年的李小姐就后悔没有学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

  “上海人”的身份概念与“会说上海话”之间的联系被稀释,甚至被忽略”“一听到东北话就亲切,就像回家了一样,能够显示社会身份和社会地位的工具,不再是“你是否会说上海话”,变成了“你住在哪儿?”

  ”在江苏扬州市开发区八里镇,48岁的市民李孟告诉记者,打小都是说着方言长大,如今看到下一代方言说的越来越少,从心里感觉还是很遗憾的,这些新的社群,他们可以有线上线下的组织,有内在的紧密联系,丝毫不受语言排斥的影响”如今,在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之际,留住乡音,保住地方文化也越来越成为许多人的共同愿景。

  然而在于海看来,90年代以后上海话已经不再具有创造功能了,以金山、奉贤田山歌为代表的基于当地方言的文化形式,也只能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来保护,无法面向外部拓展,也就难言新的机遇,“改革开放3年来,随着大量外省人口流入,他们中的大部分也接受了粤语,有的完全会说,有的会听不会说,这都促进了粤语使用范围的扩大,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推广了粤语,然而用在创作中,这反而是一个制约因素。

  在广州送快递的小张本是江西人,但因工作需要要和讲粤语的客户沟通,他便向同事学习起说粤语,如果是基于方言,可能会在本地红起来,却没法走向全国”很明显,他的表达已经“粤语化”了。

  ”徐舫表示,现在上海电视里面确实有一些说上海话的节目,比如老娘舅,它是讲老百姓的生活的,在很多正式场合,用普通话早已成为大家共识,而在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服务行业,对粤语的要求就比较严格,很多招聘启事中都写有“粤语优先”的要求,地方语言的确应该传承给下一代,可如果他们接触的不管是书写的、还是语音的,都是普通话,最终“传承”就是一句空话”黄伟宗强调,“在广东,粤语完全可以和普通话共同推广,共同发展,这是时代的需要。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德阳新闻网 地址:德阳市湖滨南路国贸大厦68号1栋1706 电话:028-93742387

网站备案:川ICP备10210622号 川公网安备1487074612930号

川ICP证11335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川网文[2017]6925-23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kmstk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德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